追蹤
*天空的眼淚是流星*
關於部落格
夢想罐頭沒有保存期限,只有打開與否。
  • 42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封來自英國的信─最遙遠的距離

/淑涵 於英國98.01.01
 
諾汀漢是一個混合了許多不同種族國家的居住地。
在這裡,班上同學來自英國、法國、奈及利亞、印度、巴基斯坦、泰國、中國、阿拉伯回教國家,喬治亞…等等,從阿拉伯國家同學口裡得知,在他們的觀念裡,
女人在社會上的地位是非常低微卑賤,一個男人三妻四妾是件正常的事,一個家庭有N打小孩是正常的事,小孩的數量用”打”來計算一點也不為過,A和B是同一個爸爸但不同媽媽,但A和B誰也不認識誰也是正常的。
 
社會付予女人許多嚴格的限制,例如認為女人不需要讀很多書,不需擁有一技之長好在外求得一份工作溫保養家,或者經濟獨立,只需要在家裡幫孩子換尿布、餵奶、打理家事,更不用說有追求自我實現和夢想的機會,女人出門都得蒙著面,全身裹著黑布,只露出一雙眼睛,他們認為女人外表的美麗會帶來犯罪,所以裹著黑布以杜絕邪惡。
 
女人也不能和男人同桌吃飯,他們認為這樣很不禮貌而且是好幾千百年前真主阿拉告訴他們的,這樣的傳統至今仍被奉為圭臬。剛到英國時,同學們曾為了”女人在社會上的地位”而有一番激烈辯論,最後得到的結論是…畢竟這是他們從小生長的環境,我們辯不過他們認為至上的價值觀,當然也沒有權利評斷是非對錯。
 
在我們的眼裡,女人擁有一技之長、經濟獨立、追求夢想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但在他們眼裡似乎是遙不可及的事,生長在台灣真得是很幸福且值得驕傲
 
同學們一般對於來自非洲國家、印度巴基斯坦的人種帶著鄙視和不尊重的眼光,他們認為黑人就是笨、印度人就是腦袋不好,當中國同學用中文批評著他們的人種時,我只是在一旁默默聽著,心想這樣批評不同人種的人是可憐的,因為他們不瞭解什麼是真平等
 
班上有位來自奈及利亞的同學讓我敬佩,她已婚也有工作,還是一位孩子的媽了,
她很有主見很敢發問和表達,雖然有時候也會傲慢的認為只有自己是對的而不肯聽從旁人的意見,但在她身上我看見做為一位領袖應該有的影響力,雖然她說話總大聲得壓過全場,但她卻能讓從不來上課的混混同學乖乖出席小組meeting乖乖完成小組報告應有的進度,彷彿小組裡只要有她,一切大小疑難雜症,她都能一手搞定。
 
東西兩方的同學思考邏輯差很多,西方同學從小被訓練團體合作,發表意見、不管對錯,提問、討論等等。因此在我看來,英國同學的可塑性和彈性很大,他們會在不同的場合扮演最適當的角色互助合作但不強出頭。
 
有一次小組上台報告演練,我被分配到和全是英國人的team members同一組,一開始真的是嚇得腿軟,因為他們講什麼我完全聽不懂,必須面對一個聽不懂、不瞭解、完全狀況外這樣令人窒息的恐懼,但他們團隊合作的胸襟和風度,讓我感覺心量放大了不少,因為他們不但沒有鄙視的眼光,還會盡一切的可能來做為協助,他們盡量放慢語速,重複解釋了N遍,直到我覺得聽懂了,就是這樣 讓我感覺到身為團隊一份子的榮耀和團隊最高的品質,最後也獲得了老師和同學極高的肯定。
 
但和我曾經合作過小組報告的中國同學,就完全不一樣了,這是一種極端能力強的同學,似乎跩得不可一世,巴不得自己完成整份小組報告,因為組裡就屬他能力最強、意見最多、英語最好,但是呢?這樣的人總是忽略了平凡不起眼,卻真正能對團體有所貢獻的份子,有時候的平凡不起眼,其實會是最有韌性的;相反的,也是有很多家裡有錢的大少爺來英國唸書是因為被家裡逼迫,自己卻動力缺缺,能力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但某些強出頭或擺爛的態度是讓人不敢恭維
 
國家和國家之間的差異及限制,因為先天加上後天人為刻意的凸顯和劃清界線,更清楚的劃分了人種的區別,剛到英國的時候,問路、上街買東西、一句英語也講不清楚,換來的可能是店員或銀行員的不耐煩或輕視,唸語言課程時,全班都是亞洲人,老師對於亞洲同學不尊重的所有舉動都讓大家難以忍受,這也讓我更近一步看清真正的差異不是膚色人種的不同,而無法包容和諒解的放寬心胸,這才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更有趣的是班上大約有近半數同學來自中國,在中國同學心裡,
他們最想問台灣人的一句話就是“你覺得台灣是不是中國的?”
“你有沒有台獨傾向?”
“台灣就是中國的!!”
 
敏感的兩岸問題,在這裡,我被中國同學問過了N百遍,我不會刻意強調和突顯中國和台灣的區別或分隔,但他們刻意的提起讓原本的不以為意,好奇著當他們問這樣的問題時究竟想知道些什麼?
原來他們只想聽見“Yes, I agree with you. Taiwan belongs to China.”
他們只想接受Yes, I do. 這樣的肯定句
他們強硬的語氣,只想逼迫人點頭的態度,大多數的台灣同學都難以接受。
在我看來,台灣同學們的忍無可忍,並不是因為答案的yes or no,而是那種不願傾聽,不可一世的態度,我對於這樣的話題倒不太感興趣。
 
因為yes no 之爭也無法改變現況政治人物在檯面上玩的政治把戲,還有許多兩岸之間的問題,我曾問過一位有工作經驗年長於我好幾歲的台灣同學,如果他被問到這樣的問題,他會怎麼回答呢?他和我分享這是一個爭吵也沒有意義的話題,因為在爭執之前,台灣和中國都各有各自的問題必須面對和解決,譬如中國的毒奶粉事件,中國的鎮壓西藏達賴喇嘛事件和台灣前陣子吵得滿城風雨的前總統貪污洗錢事件…。
 
兩國之間的問題若不能解決,爭吵也顯得沒有意義,我問他:那你覺得這些問題要怎麼解決呢?他回答得很實際,要多充實自己,多涉獵不同領域的知識常識,多聽、多看、多學、多反向思,看一件事情的不同層面,因為畢竟有能力才會被社會重用,才能改變局面,我在心裡笑著感覺他回答得很不錯,是個有內涵有經驗的人,也想起了欣瑩姐改變黑暗的決心、毅力和勇氣,所以除此之外,我幫他的回答增加了一項…“慈悲的愛心”
 
 
有一次上課,我坐在一位從小在英國長大的印度同學旁邊,他和我抱怨著老師上課有多無聊,我就和他聊起天了,聊起他的家鄉、他的家人、他的興趣、他的手錶…他還告訴我,他有個癖好,就是寫字時總會把他的手錶拿起來丟在桌上,我好奇的問他,但你是用右手寫字阿?應該不會卡到阿?他說他不知道,就是覺得卡卡的不喜歡,所以手錶常常遺失,我喜歡這樣美麗的感覺。
 
因為這類似曾經在社團裡,為學員付出和幹部共心,心心相連的感覺,並且也證明了─「心心相印」,國界和國界之間沒有距離,那一天是我目前感覺在英國裡 最充實最真實也最踏實的一天。
 
領袖會會長的遠見,在一般人眼裡因意識區別的不可能,然而在我心裡認為有無限可能的種子正冒芽著
 
離開台灣前 ,那樣的心願和誓言依然清晰可見,但願那顆純真、至善、完美的心,永遠引領著我,走著這條道路…。
 
By天空的眼淚是流星
97.01.10修文整理

(圖片來源:淑涵提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